遥远的亲切向我们招手

2015-01-19 01:27:43


  ——景绍宗原创插画北方童谣5册赏析

  这是一个书海汹涌的时代,很多书都会被淹没,图画书也一样。无论引进还是原创,都在过剩的泡沫中沉浮。有些书还未出版,已经注定被雪藏。因为没有个性和特色,因为缺乏宣传和包装,因为失却机缘的巧合和命运的垂青。

  80后景绍宗的作品不会这样;他的作品旺盛地、茁壮地、鲜明地伸展着强烈的民间意识和民俗情调,给原创插图带来一股清新的春风。看到他为明天出版社北方童谣系列作品《排排坐》《吃个核桃上了天》《月亮月亮明明》《九九歌》《》所做的插图,迎面感受的是一种遥远的亲切,好似透过拉洋片的小小孔道看到了久远的景象,那景象又不是陈旧的、破碎的、过时的、乏味的;那是一种呼之欲出的生命与灵动,散发着旺盛而浓郁的北方大地的拙朴、纯真气息。

  一年前,看过景绍宗的两部绘本作品《父亲》、《母亲》,尽管作品没有凸显图画书里绘画语言的连贯性和叙事性故事应有的节奏;但作品中漫漫尘埃里悠远的乡愁,却把我带回母亲童年的北平,唤起了一种血液里的深情。这是绍宗绘画里特有的征服力,叫很多人一下子成为他作品的粉丝;因为被唤醒的不仅仅是旧情旧景,还有那久违的文化追求和文化自信。

  翻开北方童谣五本作品,一下子就会被图画吸引,绘画中呈现的民间色彩和民间情趣地道而蕴含新意,构图大胆而富有情趣,角度独特却源自生活,用色绚烂又不乏沉稳,勾画灵动感性十足。插图的活泼、生动与北方民间童谣的稚拙、真率相映成趣,形成本套书最大的审美价值。

  《月亮月亮明明》是洋溢着清新田野之风的儿歌书,作品题材丰富,有连锁调:《从前有坐山》《搓泥蛋》,有游戏歌:《蜻蜓》,有时序歌:《一月菠菜才发青》《打发彩钱笑盈盈》《一对燕子住房梁》,也有问答歌:《什么鱼过河夸大口》《桃树和梨树》。绍宗的插图用动作和色彩传达出丰富的想象,《莲蓬荷叶绣花伞》《桃树和梨树》《从前有座山》《这么好的天儿》《布谷鸟》饱含有民间年画儿的喜感,

  《扑通扑通跳下水》采用水中仰视的视角,独特地渲染出青蛙跳水的律动,《大雁》造型动感呼之欲出,绚烂的色彩,画龙点睛的童话意味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了绍宗特有的民俗童画。

  《吃个核桃上了天》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作品,在这本儿歌书里,生动的人物写真和浓郁的民俗场景成为插画的主要构成。每首儿歌都呈现了儿童多姿多彩的表情和型态,无论是年画风格的《小妹妹》《小黑驴》《黑皮狗》《小红孩》《干哭没眼泪》,还是漫画意味的《没牙佬》《吃个核桃上了天》都情趣十足。《不讲要》《悄悄话》《头顶破筐》《芝麻糖》《小小子,坐门墩》发挥了绍宗动画导演的镜头感优势,浓郁的生活气息跃然纸上,给人电影般强烈的视觉新鲜感。

  《九九歌》是一本浓郁芳菲的乡土歌谣,从《北方九九歌》《过年》《正月正》《唱大戏》《春牛登门》《接财神》到《二月二》《三月三》《端阳》《打新麦》摇摇船》《过新年》,叫读者一下子跌进了中国北方的城镇乡村的画面,体味到那辣热浓烈的民族文化和独有的民间风情。

  《排排坐》是蕴含了童话情节的儿歌,绍宗的绘画视角多变、童趣盎然,《小老鼠》运用了猫的视点,《一园青菜成了精》站在了一群蔬菜的视角。插图中,《小巴狗,戴铃铛》《小媳妇》《排排坐》的俯视、《老鼠嫁女》的正视、《跑跑跑》《小杏树》的远景、《小花猫,戴花帽》《羞呀羞死我》的近景、《这个人》《小老鼠》的特写……一应俱全。

  《摇篮曲》是一本典型的睡前儿歌集锦,是妈妈唱给宝宝的催眠曲,在夜色朦胧的月光下,绍宗给这本作品铺设了宝石蓝的底色和梦幻般的月光。从画面中,我们似乎能听到《我家有歌夜哭郎》在哼哼唧唧地哭闹,也会沉醉在《小哥睡》中老外婆的织机与低沉哼唱的伴奏里。夜晚在绍宗的色彩中是华丽的,无论是《有个娃娃在撒娇》里花树的绽放,还是《红眼绿鼻子》里猫车的飞翔,都闪耀着纯真的光芒。

  初看插图,我以为绍宗是个生活经验老道、阅历丰富独特的中年人,因为他深谙儿童插图的精髓,观察生活的视点与儿童或小动物相同,准确地切准了读者内心单纯、纯净的脉搏;同时,构图布局深思熟虑,尤其对民俗细节和人物情态的把握细致入微;如果没有生活的储备,这些都难以做到。但当我与绍宗聊天之后,才知道他出身京城满族,是80后的大男孩,之所以能有这样不俗的插画手法,绝对与他的家庭文化和家庭传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画家的曾祖父是老北京民间花会的四大引领者之一,祖父演京剧,父亲爱国画,京腔京韵和笔墨丹青的熏染,使绍宗从小浸泡在民间文化的海洋中,吸收了民俗文化中的精华。

  假如,只是一味地传承,他的作品也没有那么鲜活的表现力。20多岁的绍宗大学学的是是工美专业,没毕业就去上海参与动画制作工作。从他的绘画作品里可以看出动画给予他的营养,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深深喜爱着宫崎骏的作品。他认为宫崎骏最大的特点就是把给儿童看的动画加入人文关怀;于是,我们从绍宗的插图上能看到人文精神的闪烁。

  绍宗比一般80后显得安静和单纯,他不追求有房有车的物质生活,更看重创造未来理想和实现文化抱负。他不断地实践和纠正着自己的艺术方位,深入幼儿创意教学领域,寻找儿童视点和儿童的需要,定位自己的绘画追求。每到周末,他喜欢去潘家园古旧文玩市场,流连在时光刻印的图案与造型中,结识命运中的文化缘分。绍宗说,他想做很多很多的原创图画书,把它们搬上动画的屏幕,成为中国儿童的视觉享受。这样的画家是值得期待的,他的作品有理由叫孩子信赖。因为他为我们呈现的将是具有童趣灵性和文化情怀的精神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