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是亲子成长中的重要一课

2015-01-19 01:31:57


《达尼的故事·我不任性了》,应该不是我的菜:标题直指教育目的。就像《木偶奇遇记》中,核心思想是:“好孩子不说谎,好孩子爱学习,好孩子愿意去学校”等等。但凡这类给孩子贴标签的童书,总是很警觉。

 

带着多多饶有兴趣地看了一遍以后,特别是听了笑笑妈的推荐、分析,一下子觉得,这本书,在表面功利的后面,竟然还蕴藏着很多育儿过程中及其重要的父母心理认知的内容。

 

狗獾达尼的同学都有一顶红帽子,而他只有一顶绿帽子,于是要父母给他买一顶。商店断货,爸爸剪掉了自己心爱的红背心,给达尼做了一顶红帽子。红帽子被风吹走,爸爸妈妈带着达尼,不去上学,连找七天。好不容易在树杈上找到红帽子,达尼却放弃了,因为红帽子被小鸟当成了鸟巢。

 

在简单的故事情节里面,暗藏着很多细节,父母与孩子之间、父母两人之间如何相处,如何理解包容,都可以做深度的思考。凭着直觉,选择了“满足”这个角度,做一些分析。

 

满足孩子的归属感

别的小朋友都有一顶红帽子,所以我也需要一顶。这个理由,从表面看,是孩子对于物的占有的欲望。深层次考虑,身处集体之中,如果缺少了某一件别人都有的东西,内心一定是不安全的:为什么我没有?为什么我标新立异?只有当自己和别人都一模一样了,才会觉得,自己是团队中普通的一员,才不会产生被排斥的感受。归属感,应该属于人类的高层次情感,作为父母,不应该忽视掉,而置孩子于孤立的境地。面对孩子对物质的要求,有时候,家长的拒绝,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愿望:让孩子减少物质的无端要求。看了这个故事以后,更要学会冷静分析,想一想,孩子需要某件礼物的深层次原因,到底是什么,是否合理,是否必须。

 

满足孩子的探险心

为了找一顶帽子,可以连续七天不上学。在大部分中国家长眼里,这样的父母,简直是疯了。记得上个月和朋友聊天,说到11月份,可以组团参观第二届上海童书展,可以周五、周六两日游。立刻有朋友指出:孩子上一年级了,周五是要上学的,最好不要请假。为什么上学期间,就不能请假呢?在受教育与优质学习两者之间,微妙的差异,如何选择?记得两年前,高铁刚刚通车没多久,一个周日的午后,一个人带孩子。多多睡醒后,嚷着要去坐高铁。立刻行动,驱车10公里,父子两人,愣是坐上高铁,到上海虹桥枢纽跑了个来回。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远比在周日窝在家里,更加有意义。在满足孩子探险心的同时,营造了难忘的共同经历,也是在父母与孩子之间,架起了一座心灵桥梁。

 

满足孩子的选择权

无论孩子的年龄多么小,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都有一定的主观情绪和价值判断。快与慢、取与舍、做与不做、多与少,每天,孩子都会面临很多的选择。当结果无关乎对错的时候,不妨把选择权授予孩子。自信,来源于自主选择后得到的及时鼓励。达尼的红帽子,无论多么喜爱,最后,竟然留给了小鸟一家当鸟巢。舍弃的意义,对于孩子而言,更要胜过获得。给孩子足够选择的空间,也是父母强大内心的体现。

 

这是一本好书

下面两段文字,是今天下午在火车上读《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时随手发布在微信中的,既有观点摘要,也加上了一些心得体会。

 

《木偶奇遇记》在第三世界国家,远比《爱丽丝漫游奇境》畅销,除了匹诺曹出生贫困这个可以关照自己的“人生经验”外,更重要的在于“实用”。贫穷的环境关注实用主义,现代化的人群侧重价值理性,文学如此,教育、文化亦如此。“好孩子是肯听话的、喜欢学习和工作、说真话、愿意到学校去” 给孩子贴标签,太容易了,也很浅薄。这同卢梭“发现儿童”之前对儿童的要求又有多大差别呢?偷盗、说谎,就绝对是非正义吗?

 

审美的把握,有时比理性的把握,更加深刻。有些伟大的作品,如莎士比亚的戏剧、曹雪芹的《红楼梦》、鲁迅的小说,要过几十、甚至几百年后,其深刻性才被理论家阐发出来,成为照亮人类理性的指路明灯。所以说,包括儿童文学在内的文学作品,审美是本,理性是末。一旦放弃自己的审美曲线,而去依附理性的曲线、就有可能丢失或部分丢失自身生动的审美特性和内涵的丰富性。

 

回到本文的开头,“我不任性了”,似乎有给孩子贴标签、把童书当做功利化教育之嫌。仔细读过,特别是一群人一起交流、探讨,然后自己思考良久后,蓦然发现,这应该是一本好书。

 

在“实用”的背后,隐藏着更多价值追求,在把握理性的同时,暗藏着很多审美的趣味。

真正的好书,不仅需要看它长着什么模样、讲了怎样的故事,更要看,给孩子和自己,带来了怎样的心灵体验。

 

读完《达尼的故事·我不任性了》,内心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从不同角度,和孩子一起对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产生的喜悦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