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龄产妇分娩时羊水栓塞 母为保命切子宫

2015-01-20 18:12:14


  

  “妈妈,我对不住你,本来是开心的事变成现在这样……”37岁的广西男子陆清富噗通一声跪倒在岳母面前,两人在江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ICU病房外的走廊上哭成一团。5天前,这家人原本高兴地盼望着孩子出生,可如今妻子却因产前突发子痫并引发羊水栓塞,经过连续17个小时的抢救,最终为保命切除了子宫,所幸孩子被剖腹取出。经过5天艰难的等待和转院救治后,昨天母女俩身上均插着针管,仍未脱离危险期。

  虽暂时抢救回来一条命,但后期的治疗仍需要充足的血液和资金保证。为了找人输血,陆清富的哥哥、妹妹和堂弟等亲属从东莞、深圳赶来为妻子输血。医院每天最少要5000多元的医疗费用,让这个在涂料公司才上2个多月班的男人倍感压力。但他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告诉记者:“她跟我在一起感情很好,在我几乎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选择了我,不管怎样我都要全力救她,不会放弃。”

  检查高龄孕妇血压偏高

  今年38岁的农秀仙,原本生活在广西百色市田阳县坡红镇的山村里,她和丈夫陆清富是同镇,3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两年多前登记结婚,并同在深圳一手工艺品厂做工。

  41周前,妻子怀上了宝宝。考虑到高龄产妇生育有危险,自怀孕后陆清富就一直不希望妻子上班,但农秀仙坚持上到了去年底。因妹妹和母亲都在江门,今年5月初陆清富带着妻子搬到了江门,并找了一份涂料公司的工作,老婆则在家安心养胎。

  预产期前,陆清富夫妇一直在江门市中心医院做检查。8月3日,怀孕39周多了,夫妻俩为了稳妥又来到市妇幼保健院检查,发现农秀仙血压偏高。原本预产期应为8月4日左右,但身体并无分娩的迹象。随后又到市中心医院复检,血压仍然略高。

  8月9日,在家休养待产的农秀仙发现肚子有些胀痛并见了红,陆清富立即将其送往市妇幼保健院,医生检查后发现血压偏高,吃了两颗降压药后又变回正常。此时的陆清富万万没有想到,危险已逼近妻子。

  变故顺产时突发子痫

  “当时孕妇的盆骨条件很好,孩子也足月,从入院观察来看,血压基本维持在120—130K Pa的正常范围,尿蛋白是阴性的,说明高血压病情并不危重。”昨天,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徐烨告诉记者,当时其家人也强烈要求顺产而且从医学上看一切正常,所以按照正常程序准备顺产。

  8月10日下午3点左右,护士给农秀仙安排了产房并打了催产素,但还未等到规律性的宫缩,意外在2分钟之内就发生了。因为太过紧张,孕妇出现了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五种状况之一——子痫,农秀仙开始全身抽筋。

  “平时妊娠期高血压抽筋的病人也不少,我们一般让病人安静下来就没事了。但她在抽搐的过程中,因为全身肌肉太紧张,宫口才开一点就将子宫的羊水压到了血液里面,子痫之后跟着就羊水栓塞了。”徐烨医生解释,羊水栓塞是迄今为止产科最难解决的难题之一,在生产中羊水中的胎汁、毛发等物质进入血液后容易堵塞血管,临床死亡率可达80%-90%。

  当时羊水栓塞后,农秀仙立马昏迷了过去,因血液流通不畅,脸色和四肢也开始发黑,也测量不到血氧饱和度。虽然接近濒死状态,但医生发现孕妇的心跳和宝宝的胎心都还在,决定立马手术抢救。

  经过40多分钟的麻醉和剖宫产手术,孩子被取出母体,但因重度缺氧不能自主呼吸,只有心跳,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个小时后,农秀仙的血压开始慢慢恢复并保持一点稳定,伤口也开始慢慢止血。

  晚上6时30分左右,原本刚松了一口气的徐烨发现,稍微稳定的血压开始不稳定且伤口又开始大量渗血。按照羊水栓塞的经验,需要立马切除子宫以减少感染源保命。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的陆清富想都没想立马签下手术同意书,他说要保住妻子的命。4个小时后,农秀仙的子宫被切除,伤口也基本不再渗血。

  抢救用20分钟完成转院

  直至8月11日早上9点多,抢救的医生才松了口气。经历了前一晚连下两次病危通知书的情况,考虑到农秀仙的肝肾等功能开始出现损伤,陆清富决定将妻子转到中心医院抢救。不过,对于一刻也不能离开呼吸机的妻子来说,转院也有风险。

  转院时,考虑到早上市区交通拥堵,为确保妻子无事,陆清富拨打了122寻求帮助,希望警方能派出交警护送。

  接到电话的民警建议他先赶紧给病人转院,交警则通过道路监控调度系统,为救护车开路护航。

  随后,徐烨医生也立马帮忙与中心医院ICU病房联系,并掐算好救护车出发和到达时间。据陆清富介绍,因为妻子需要呼吸机,医院派了两辆救护车,一辆送妻子,一辆送亲属。为了赢得最快速的转院,医院两边找专人在电梯把守,只要一上电梯就保证直达一楼,然后立马送上救护车。

  据江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科民警介绍,为了给抢救赢得时间,当天利用智能交通系统控制绿灯的方式,为救护车经过的沿路一路开设绿灯,护送救护车直达中心医院。掐着表的陆清富告诉记者,转院总时长仅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