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令营中帮孩子解掉控制的枷锁

2015-01-29 23:03:16


  老师,我可以吃泡面吗

  “老师,我可以吃泡面吗?”宋嘉礼是我朋友的儿子,在高速公路的休息区,他带着微笑问我。

  “可以。”我也回以笑容。

  “也!”他立刻奔进了休息区的便利店。

  我不满意他的提问以及我的回答,但我得等待机会,否则会造成不是你的问题提的不好而是你的人不好。

  上车了,我坐在汽车倒数的第二排。

  “我的奶奶什么事情都不放心!”汽车上,一个小女孩接过奶奶打来的电话,终于按耐不住,向我“投诉”,我倾听。

  “是的!”我回答。我回答了她很多“是的”,我不是敷衍她,而是折服于她的聪明睿智。

  “你爷爷还健在吗?”我问。

  “我爷爷的腿脚不灵便了,他们常常吵架。”她说。

  “闵老师,看来你是懂心理学的。”后排一个女孩的爸爸终于说话了。

  “奶奶没有了关注的对象,所以把过多的精力投到自己的孙女身上。让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关心,是不公平的。”我说。

  这位爸爸点头称是。

  话音刚落,坐在汽车前面的一个女孩的外婆摇摇晃晃地走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外孙女,要她穿衣服。外孙女拒绝,外婆还要坚持,外孙女高声嘶喊着拒绝。

  “冷不冷孩子自己知道的,她好好的你把她弄哭干啥呢!她很伤心。”我笑着说。

  外婆走开了,她明显受挫。

  “一个人连自己冷不冷饿不饿都不知道,不是傻瓜吗?”我说给大家听。本来在后排和几个孩子嬉戏的宋嘉礼,正好和我目光相击, 我问他:“你刚才为什么问我可不可以吃泡面?”我说话的声音比较高,也顺带过给周围的人听。

  “因为这是你的夏令营啊!”宋嘉礼回答道。

  “虽然是我主办的夏令营,你是我的吗?我并不一定比你更知道自己饿不饿。(即使在车上)我也希望听到你说:老师,我肚子饿,我要吃泡面!我可以代替你们做很多决定,但我不能代替你们挨饿,不能代替你们受苦。”我说。

  “你可以代替我们穿尿不湿!”一个孩子接过我的话头,迎来孩子们一片起哄的笑声。

  今日观念一:电话不是遥控孩子的工具

  让孩子们带电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让父母们遥控自己的孩子。什么是控呢?孩子没有主动给家长打电话家长就坐不住就主动给孩子打电话,就是控。父母不是不可以主动给孩子打电话,但不要过于频繁。

  去年一个孩子夏令营以后哮喘就好了。他刚来夏令营的时候,很不开心,爷爷刚给他打了电话奶奶又打,奶奶打了舅公又打,舅公打了舅婆又打,这孩子怎么招架得住:我正伤心,请你不要再追问我的心情!我果断保管了孩子的手机,和孩子的妈妈共谋:孩子老是玩手机,手机被老师收起来了。终于给孩子腾出了他梳理自己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他迅速地重新建构健康的自我,疾病的痊愈,必然的。

  今日观念二:我的需要我做主

  做主就是负责,负责意味着任何事情我都有选择、决定和行动的机会。我能决定,所以我不怨天不有人。

  汽车上,有一个孩子两次对我说:“老师,我尿胀了!”我叫他直接对司机讲,很快汽车进入了休息区。

  没多久,他又对我说:“老师,我尿胀!”

  “直接和司机讲。”我说。

  看得出,他觉得两次小便的间隔时间太短了,有压力,神情犹豫,“水火不留情,直接对司机讲,应该的!”我说。他立刻放松了下来,走向司机,没多久,汽车又进入了休息区。

  司机在休息区,脸色很难看,因为孩子们一到休息区,又是上厕所,又是买零食和饮料,还要泡方便面,我都尽量做到不摧他们。“照 这样子走,半夜十二点能不能到都是问题。”他说,我只是听着。

  “给司机一瓶水吧。”一个家长主动要我去顾及司机的脸色。

  “不用,他有水。他可以有情绪的,没关系。”我说。

  我看到司机在努力满足孩子们的需要,虽然没有耐心,但是他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