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语”诗歌让孩子感受语言之美

2015-02-03 22:19:57


  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为他朗诵诗歌了,当时找了家里的泰戈的诗集和唐诗宋词的书,用自己最高水平给孩子朗诵诗歌,让孩子感受诗歌语言之美,想起当初的情景都有点可笑,一边是我朗诵得口干舌燥,一边是孩子似懂非懂。坚持了一段时间,终因诗歌离孩子的生活太远而放弃了。

  诗歌用凝练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高度集中地表达情感,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似乎有点“高大上”,所以我们很多父母更喜欢给孩子讲故事,而甚少给孩子读诗歌,一来是故事更易于被孩子接受;二来是父母讲故事比读诗歌来得更容易一些,可以相互沟通;再者适合读给孩子的诗歌的确不多。我也曾经看过一些编纂的写给孩子的诗歌,内容还是偏成人化一些,不适合学龄前、婴幼儿阶段的孩子。

  《一个孩子的诗歌花园》是英国著名诗人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专门为孩子写的一部诗歌集,不同于一些诗人有零星几首诗歌为孩子而作,诗人的所有诗歌采用儿童视角,关注孩子内心的微妙变化,用诗性语言,借助孩子世界中经常见到的诗歌意象,描摹孩子的喜怒哀乐、生活体验及内心情绪感受,写出了“童心”。这一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有的诗歌看似是童诗,但和孩子的心灵不通,只是在意象等形式上像童诗而已,而史蒂文森的儿童诗歌,写出了孩子的“童心”,诗歌中的孩子正如我们的孩子一样,时而乖巧、时而顽皮、时而幻想、时而高兴、时而生气、时而失落……但他们天真烂漫、清澈纯净、童心“爆发”。比如《盼望》一诗:

  《盼望》

  等我长成个大人,

  我会得意又神气,

  告诉那些男孩女孩,

  别乱动我的玩具。

  读这首诗,我们仿佛体会到了孩子的真实想法,有时候我们大人会强制孩子与别的小朋友分享玩具,但孩子往往很“自私”,不要分享,有时候会和别的小朋友为了争抢玩具大打出手,那么读到这首诗,我们似乎读懂了孩子“小小的心思”。那首《我的珍宝》也活脱脱表达了孩子的一点“小心思”,那些被大人看不在眼里的东西,在孩子那里都成了“珍宝”。《快活的念头》、《哑巴兵》、《积木城市》、《我的王国》、《孩子的义务》等也都在某些细节、角度极好地摹写了“童心”。

  

  

  

  

  宝宝从咿咿呀呀到学会说话是个漫长而有趣的过程,在这段成长过程中,充满童真、童趣,有时候孩子的语言很无厘头,有时候会让大人哭笑不得,有时候又让大人忍俊不禁。《一个孩子的诗歌花园》中诗歌语言的运用也非常讲究,用的都是“童语”,翻译过来依然非常准确、生动,比如《该起床了》一诗:

  《该起床了》

  小鸟,小鸟,嘴儿黄,

  一蹦一跳到窗台,

  瞪着亮亮的眼睛,说:

  “羞不羞,你这贪睡的小孩?”

  一句“羞不羞,你这贪睡的小孩?”把读者带到孩子不愿意起床,又煞有介事模仿大人说话的那一刻。

  

  《姑妈的长裙》

  姑妈只要一走动,

  长裙就发怪声响;

  跟在身后上楼梯,

  一步一移跟进房。

  在大人眼里看来漂亮的长裙,在孩子眼里竟成了“怪物”,发出“怪声响”,读到这里简直要笑喷,我们也似乎又能根据这个回忆起,孩子在某些时刻说出的“惊人之语”,让我们啼笑皆非。《一个孩子的诗歌花园》中有很多语言都是这样的天真无邪、充满童趣。

  

  孩子的世界是五彩斑斓的,体现在绘画上一般是色彩浓烈、天马行空,正如布莱恩·威尔史密斯给《一个孩子的诗歌花园》的配图,他用浓烈的色彩会孩子编织了一个个梦想的“花园”,“花园”里有陪伴孩子的鸡鸭鹅、奶牛、各种鸟和其他动物,也有孩子的珍宝、积木城市、农场、花草,更有孩子幻想的王国、小人国……而这一切都是属于孩子的“童画”,它描绘着孩子诗歌中的世界,诉说着孩子的内心诉求,并丰富着孩子的想象。

  

  

  “有童心的生命没有老朽,有诗意的人生没有冬天”,每天为孩子读故事已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看过《一个孩子的诗歌花园》,我想是时候继续为孩子朗诵诗歌了,不仅因为这些诗歌真正适合孩子,更因为诗歌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形式,可以滋养心灵,涵养情感、浸润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