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绘本 ——读《母鸡为什么过马路》

2015-01-18 23:42:15


“花样”绘本

——读《母鸡为什么过马路》

文/虎虎昇威

  

  大卫·麦考利,我最早知道并喜欢的绘者之一,从看到《万物运转的秘密》这套书,我对这位著名的作者兼绘者的景仰之情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西方的一些画家总是与“大师”比肩,他们不只专注于一种技法或领域,而是在很多题材上都有很深的造诣,当我看到《母鸡为什么过马路》的时候,我很难与《万物运转的秘密》相连,先不说内容“风马牛不相及”,单看画风也很难看出出自同一人之手。

  “母鸡为什么过马路”,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在《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中演绎的“花样”精彩,甚至生发出多重的阅读体验,这个问题和“鸡生蛋,蛋生鸡”的演绎方式差不多,读到最后,你还是无法确认母鸡过马路是起因还是结果。跟随大卫·麦考利的画笔,我们看到了母鸡过马路、桥坍塌、奶牛掉到桥下的火车上、火车上的小偷倒霉丹趁机逃跑、树枝刮破了他的包裹、包裹里掉出了金表、喜鹊叼起了金表、金表掉进弗莱彻太太的水箱里、弗莱彻太太查看水箱发现了“火”、消防车来灭火、梯子挂断了赞博冰厂的电线……倒霉丹被抓住、火车拉着倒霉丹去监狱、桥头路对面餐馆众人庆祝聚餐、胡珀点了一只母鸡、厨师要杀母鸡、母鸡跑走过马路……一口气读下来,还是没读完,随时可以从中间部分开始,却找不到结束在哪儿,大卫·麦考利用“圆形”的叙事方式,向我们展示了一环扣一环的独特故事,它有点多米诺骨牌的特征,随着一个情节的推进,“一张张骨牌”倒下,但每个环节的“骨牌”却又绝不重样,花样翻新,让读故事的人总在意料之外。

  

  

  

  

  很多孩子读绘本,特别关注细节,并乐此不疲,让孩子在阅读中一次次享受发现的乐趣。《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中的细节可以堪比视觉大发现,大卫·麦考利在细节上面的确也是高手,在每个大场景的构图中,他都加入了多处细节。比如旧桥坍塌下面,我们可以看到桥下的鸟和鸟窝;奶牛掉进火车,我们能看到众人和奶牛不同的神态和表现,有的奶牛趁机大吃,有的人吓得躲藏起来;倒霉丹逃跑的“蛛丝马迹”几乎隐藏在每个大的场景中,有的画面会看到他躲在垃圾桶的头,有的会看见他不小心丢掉的物品,有的会看到他的身体局部……绘本中的警察也是根据这些蛛丝马迹最终抓到了他;最热闹的当属警察抓住倒霉丹之后,众人庆祝的大场面,在这个场面中各个人物之间的关系通过细节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故事,比如消防员看见有人抽烟就“灭火”、几个警察身上还有在花丛中抓住倒霉丹的树枝花草;绘本中双胞胎实验的兄弟在餐桌上也不忘搞实验;退休的数学老师露露·嘭老太太火气未消,手拿叉子要找罗洛算账……真是故事中有故事,让人应接不暇。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是卞之琳《断章》中的诗句,用来形容《母鸡为什么过马路》中的故事也很切合,故事中的人和物既是某个故事片段的配角,很快又会成为另个片段的主角,就像那只悠闲散步的母鸡,它本来是餐桌上的“配角”,却成为引发连环故事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