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培养孩子智力?爸爸的第一任务就是爱老婆

2015-03-01 19:27:50


Q:在西雅图举办讲座的时候,有位美国父亲问您:“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孩子长大以后考上哈佛大学?”

其实,在中国持这一类想法的父母比比皆是。

您有些愤怒地回答:“回家好好疼爱妻子!”

您的意思是给妻子多一些爱和支持,妻子情绪稳定,才能够培养出优秀的孩子。是这样吗?

约翰·梅迪纳:在美国,对学业成就的最佳预测指标,就是家庭情绪的稳定性。家庭情绪稳定性大部分可被父母关系所预测。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回家去,爱你老婆!”当然,我真正的意思是夫妻互爱,但问题是常常有男人来问我这个问题。如果你真的对孩子的智力发展更感兴趣,你的第一要务就是爱老婆。

Q:目前,很多中国家庭有了孩子之后,孩子特别是独生子女在家里往往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亲子关系往往成为家庭最重要的关系,而夫妻关系被忽视。

实际上,夫妻关系应该是家庭中最重要的关系,夫妻关系也是亲子关系的基石。您是否同意夫妻关系第一、亲子关系第二这个观点?

约翰·梅迪纳:它们的优先级是一样的。但这是一个次序问题,从这个衍生出另一个。和你的孩子保持一个完美的关系,并不一定需要保全你的婚姻。但是拥有一段美满的婚姻,常常会为你的孩子带来红利。

Q:在中国,即使在城市里,例如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大城市,半数以上的年轻父母往往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照看,自己很少陪伴孩子。

中国的心理学家提出,孩子12岁特别是6岁之前,如果不能和父母建立亲密的依恋情感,可能一生都会缺乏安全感。您如何认为呢?

约翰·梅迪纳:您可能是想说依恋的概念,这是一个孩子和父母彼此连接的过程。毋庸置疑,在这个过程中,早期经历是相当重要的。

依恋就像慢干水泥,这一过程从孩子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 “一个人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家人了解这一点”

Q:回首往事,您认为自己成功的起源在哪里?

约翰·梅迪纳:我从自己的童年中学到的一点就是,“好奇心就是一切,家庭环境是一部分”。

我在《让孩子的大脑自由》一书中写过这样一个片段,能非常直观地看到我妈妈的教育观点:

“我记得我3岁的时候,突然对恐龙产生了兴趣。每天我的房间都会换个风格,侏罗纪、三叠纪、白垩纪这些风格都尝试过。墙上都是恐龙的图片、贴纸和海报。地板和沙发上到处都是关于恐龙的书籍。妈妈还为我贴心准备‘恐龙食品’,并用恐龙的声音对话,彼此都觉得好笑。

突然有一天,我的兴趣又变了。受朋友们的影响,我爱上了空间站、火箭和星系。很快,我的房间就换了风格,从大恐龙变成了大爆炸。爬行动物的海报被撤掉,取而代之的是,几乎占领了我家所有墙面的星球们。我甚至在浴室里也能发现一张卫星的小照片。我妈买土豆片帮我收集一种叫作‘空间硬币’的小赠品,为此她还准备了一个收藏册来收集它们。”

在我的童年中,这样的细节不胜枚举。那时,我也就八九岁,我自己收拾的房间,从希腊神话风到罗马风。我明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一个人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家人了解这一点。

Q:职业生涯规划是否有作用?您的事业发展到今天,是否得益于有目标和计划呢?

约翰·梅迪纳:没有。我认为,我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就是做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我学习并探索着我最喜欢的事情,还有人付钱,我想我应该不会再去做其他事情了。

Q:在您看来,人一生中最重要的5个习惯有哪些?

约翰·梅迪纳:第一,保持好奇心; 第二,坚持不懈; 第三,失败很平常,要好好失败(享受失败),从错误中学习才能远离失败; 第四,别害怕丢脸,特别是想得到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时; 第五,爱这个世界的思想,而不是爱世界的诉求和目的。 “书是成本最低、回报最高的教育设备,它确实可以促使头脑发育”

Q:与美国父母一样,许多中国家庭把电视当作孩子的保姆。美国儿科医学学会明确告诫公众:应当禁止两岁以下儿童看电视。

您也提出,3岁以下儿童每天多看一小时电视,7岁前出现注意力问题的可能性上升10%,4岁以下儿童每天多看一小时电视,上学后欺负别人的概率上升9%。

是否可以请您给出一些具体建议,3岁至12岁的孩子在不同年龄看多长时间的电视为正常呢?

是否应该以看儿童文学类和知识类节目内容为好?

约翰·梅迪纳:如果是我,我一定完全禁止看电视,即使是二手接触也是有害的。所谓二手接触,就是电视和孩子在同一房间,尽管孩子并没有看。我知道,这样说太令人沮丧了。

对此,我的建议就是——阅读、阅读、阅读!阅读对孩子的大脑非常有好处。即使是大人在读,而孩子只是在看,也会对孩子未来的习惯有着非常强大的影响。

您可以称其为二手阅读。书是成本最低、回报最高的教育设备,它确实可以促使头脑发育。

Q:当前,婴幼儿教育电子产品多得惊人,您却提出看影碟机(DVD)会减少孩子的词汇量,而父母与孩子交谈时所使用的词汇数量和丰富程度,才会实实在在影响孩子的词汇量和智商。

我赞同儿童越小越需要与父母面对面交流,与婴幼儿密切互动是提高其语言能力的最佳方法,请您谈谈看影碟机为什么会减少孩子的词汇量呢?如何正确使用电子产品?

约翰·梅迪纳: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认为电视和影碟机鼓励了孩子被动的学习倾向。电视不是一个很互动的环境,1岁以内的孩子最需要和环境互动。

因此,使用电子产品的最佳方式是找到主开关,然后关掉它! “智商测试只测量一个东西——完成智商测试的能力”

Q:您批评美国一些私立学校只接收智商测验成绩名列前3%的学生,其实在中国也有类似的倾向。私立学校只招收智商高的学生错在哪里?

约翰·梅迪纳:这要怪测试本身。智商测试只测量一个东西——完成智商测试的能力。你无法通过一个简单的数字准确描述儿童智力的丰富美景。

仅根据测试的分数将一堆孩子放在一起,对于儿童成长和全球经济竞争来说,都不能很好地满足智能多样化的需要。

Q:从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沃尔特·米歇尔关于延迟满足的经典实验中,您谈到冲动控制是执行功能乃至智力的重要部分,而执行能力在预测孩子将来学习成绩方面更加可靠。

我理解自我控制的重要性,但过去总认为主要是对社会行为的影响,怎么会对学习成绩有显著影响呢?此外,您为什么说如果你想让孩子未来的数学成绩出类拔萃,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还小的时候教他如何控制情绪冲动?

约翰·梅迪纳:冲动控制是一套行为的核心,我们将这套行为称为“执行功能”。它有很多成分,但是其中之一就是集中在一个难题上并完成它。

你可能想要逃离或者挑简单的做,但如果你有很好的冲动控制,你就能学会无视简单之路,集中在难题上并解决它。高执行功能的孩子往往拥有更高的智能“勇气”,在学校里的表现也更好。

Q:您谈到解码非语言沟通信号对我颇有触动。显然,没有说出来的语言往往更为真实和重要。您是这样认为吗?

约翰·梅迪纳:儿童可以学会如何从他人的非言语线索中解码情绪信息。这种技能让他们成为更好的领导者、企业家和公民。在孩子学会正确分辨前,这需要与周围的人进行常年的练习。

有趣的是,至少10年的演奏练习能够帮助孩子形成这种能力。因此,音乐课应该在7岁前就开设。 “如果你想养育一个富有爱心的孩子,首先就要成为富有爱心的父母”

Q:您提出,“教育孩子的关键是在自由发展智力和制定严格规范之间找准平衡点”。在开放的时代,许多中国父母以给孩子自由为追求,但由于溺爱,导致孩子没有规则甚至没有底线。

您强调了制定规则及其执行的必要,这样就能做到平衡吗?在不同年龄,例如儿童期与青春期,平衡点是否也有所不同?

约翰·梅迪纳:实际上,建议非常相似。有些父母认为“归纳式管教”是最棒的教养方式。我摘取《让孩子的大脑自由》中的一段话来概括这个概念。

这是研究者罗斯·帕克最新的一个研究。 帕克发现了一个简单的方法,能使所有的惩罚变得更为有效,保持时间更长,而且效果更加内化——这是所有父母希望得到的。这个方法就是一个魔法句子,可以加到任何一个明确的指令中。

没有理由版:“不要追狗,否则你就要面壁罚过了。”

有理由版:“不要追狗,否则你就要面壁罚过了。狗脾气不好,我可不想你被它咬。”

帕克指出,当有理由版出现时,孩子的问题增多。理由包括对规则的解释和对结果的解释——即为什么规则会存在。当然,对成人同样适用。

Q:您在谈规则教育时,提到了著名行为学家斯金纳的行为塑造理论。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做过10年的儿童少年行为习惯与人格关系研究并发现,根据美国行为主义心理学派代表人物拉施里的动物记忆实验,心理学家认为,一种行为重复21天可能初步成为一种习惯,90天的重复可能形成稳定的习惯。

我们认为从培养良好习惯入手,可以为健康人格奠基。您是否认同?在您看来,行为习惯的养成对于儿童是否特别重要?父母的习惯会不会遗传给孩子?

约翰·梅迪纳:我们都是习惯动物,但是习惯可以通过两种途径学习。

第一种是通过主动、直接的指导。父母创造规则并强制执行,直到孩子养成习惯。

第二种是通过榜样,这是种更被动,却更有力量的习惯养成方式。孩子们是可怕的模仿者。如果你想养育一个富有爱心的孩子,首先就要成为富有爱心的父母。你无法帮助他们形成这样的习惯,但可以言传身教。

Q:由于升学竞争的压力,中国出现了幼儿教育小学化的倾向,即幼儿园开设多门功课,并且布置家庭作业。作为脑科学家,您认为,幼儿教育最应该怎么做?

约翰·梅迪纳: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为什么要让他们在一定会成人之前或者准备成为大人前就成为一个小大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