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习惯性手腕脱臼的悲催事

2015-01-19 01:11:29


  上周六晚上,我们一大群人都在炕上玩的好好的,说说笑笑,好不热闹。谁也没想到悲剧突然就发生了:羊羊小子往前一扑趴在了炕上,当时谁也没碰他。可紧接着就听见他嚷起来:“手疼!碰到手啦!”赶紧抱起来一看,他的左手貌似不能动了。我赶紧问:“羊羊,还疼吗?”他小人家拖着哭腔的说:“疼。”“真的还是假的?”“假的。”听到他这么说,在场的人都笑了,包括我。可是看到羊羊那痛苦的表情,还是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又问:“到底是真疼还是假疼?”“真的!”这次回答让我彻底相信了他。

  看这情形,十有八九是又脱臼了!为啥加上“又”呢?说来话长,羊羊这左胳膊不是第一次脱臼了。去年就发生过,是肩关节脱臼。今年短短俩月之内手腕脱臼两次,看来这小家伙的手腕又习惯性脱臼了!

  看羊羊的胳膊紧贴着身子,动也不敢动的样子,我恨不得替他疼。这可咋办啊?这大晚上的,到处黑咕隆咚的,我们该去哪里找人给羊羊看呢?村里的药铺大夫都不行,没有这两把刷子,而医院离我们这里很远。还是姥姥想起了一个人,羊羊大姨小时候脱臼就是找这个人给捏好的。这都快过去30年了,不知道这老师傅还在不在?姥姥也只是大概知道这个人的住处。于是,我们给羊羊穿好衣服,简单收拾一下,就出门去找人了。

  这人家距离姥姥家好远,基本上穿越了整个村子。刚下过雪的地非常难走,天黑路滑,电车的灯光也不太亮,我使劲的捏着车把不敢掉以轻心。尽管如此,姥姥还是不相信我的技术,非要抱着羊羊走。抱着就抱着吧,万一摔倒了可了不得。关键是现在穿的臃肿,抱起来相当费劲。在征得羊羊同意之后,姥姥改成背着他走,这样就省劲了些。忙着骑车的我也顾不上安慰羊羊,只是简单的询问他还疼不疼,每一次的回答都是“疼”。但羊羊就是长大了,他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就显得比较淡定。在我们赶路的过程中,他只是靠着姥姥的身子,忍着剧痛,不吭声。

  好容易走到那一排,家家大门紧闭。姥姥也实在记不清是第几家,只好随便挑了一户人家敲门打听。幸好,那老乡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当姥姥再一次敲门的时候,有大狗狂吠不止,羊羊再也忍不住就害怕的哭了。姥姥抱着他先进了屋,我把车子放好也赶紧进门。刚登上台阶就看到姥姥在和一个女的说话。我心想不妙,果然,我们被告知那师傅去别人家打牌了,刚走没一会儿。我提议给那老师傅打电话,可他没带手机。又问打牌的人家电话,竟然也没有。真是信息落后,伤不起!羊羊看我们又要走了,就悄悄的问我:“那个捏手的人呢?”我只好说:“他去别人家打牌了。我们现在去找他。你再坚持一会儿昂!”

  好容易找到了那户人家,敲过门之后竟然没人应答,整个院子黑乎乎的,听起来也很安静,不像在打牌。就在我们怀疑找错了人家的时候,终于有人来开门了。姥姥和来人沟通了一会儿,才高兴的对我说:“进来吧!就是这儿,没错!”刚进大门,就又听见大狗歇斯底里的叫声,吓了我们一跳,羊羊又开始哭了。

  哇,这小黑屋挺小,一个大炕就占了一大片,没剩下多少空地却放了个大桌子,三个老头儿正在吞云吐雾的玩牌。一进屋子,我们就受不了刺激大声的咳嗽起来。姥姥就这样叙述完事情的经过,那老头还坐着不动。在我纳闷的时候,他终于站起身来。慢吞吞的凑近羊羊,把他的左胳膊捏在手里,上上下下不停的摸索着。貌似是确定手腕脱臼了,只见他一使劲,然后说:“好了!”这时候,羊羊还在使劲哇哇大哭呢!从听到那狗叫声就没停。我们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好了。我就想让羊羊抬手去拿东西,姥姥就问他。就听见旁边另一个老人说:“他说好了,就好了!”这时羊羊嚷了一句话:“有眼泪啦!”姥姥和那几个老头都听成了“有烟味了!”他们就笑了起来,我就带着羊羊先出去了。那屋子里的烟味确实是大,那大狗的叫声真是歇斯底里。我问羊羊:“你还疼吗?”“不疼了!”“那你怎么还哭啊?”只听见他理直气壮的说:“我怕大狗!快点走!”这股不安的情绪直到回了家,才没事了。

  听说,姥姥还给了那个师傅一盒烟。这也难怪,他本身不是医生,也不会明码标价的要钱,但他帮羊羊看好了,这点儿好处还是要给的。姥姥说了:“就是他朝我们要50块钱,也得给啊!你总不能看孩子哇哇的在那哭吧?!”是啊,有谁受得了自己的孩子吃苦受罪?我们都是宁愿自己受点累,也不愿意看他们不舒服啊!